和鄧先生一起坐牢的日子

    1931年11月29日是一個難以忘懷的日子。這一天,我們黨的創始人——鄧演達烈士被殺害干南京,到今年五十周年了。我們大家都懷著悲切的心情紀念他,作為他的戰友、學生和他一同被捕而幸存的我,對鄧演達烈士的音容偉績、罹難經過,至今仍歷歷在目。

  鄧演達先生由于反蔣倒蔣,被迫流亡國外。1930年回國后,積極籌建黨的組織,成立了“中國國民黨臨時行動委員會”,通過了由他起草的《中國國民黨臨時行動委員會政治主張》,選出了以他為首的中央干事會。他主持黨務工作,主編《革命行動》半月刊,撰寫政治論文,揭露蔣介石反革命集團的罪行,指出中國革命道路是推翻封建勢力、打倒帝國主義、團結農工群眾,也就是要從軍事上打倒蔣介石,建立以農工為基礎的平民政權。他的正確主張,打中了蔣介石的要害,引起了蔣介石的瘋狂仇視,想方設法要謀害鄧演達先生。當時,同志們都為鄧先生的安全擔心,勸他注意,并建議他暫肘離開上海免遭不測。鄧先生表示:“個人生死何足道,中國革命必須及早恢復”。他說:“為農工平民而斗爭,隨時準備著被捕、隨時準備著被殘殺,是革命者應有的覺悟,尤其是我們應時刻準備著,準備那最后的一剎那。”這堅毅感人的豪言壯語,不久竟成為鄧先生遇難前的遺言。

  為了準備推翻反動政權,鄧先生在上海積極培訓干部。1931年秋,我和鄧維亞(朝陽大學)、劉魁(交大畢業)、王賓蓀(女,留日),同到上海參加培訓。8月17日下午,我們往愚園路愚園坊20號開會,到會的還有羅任一(留日)、楊允鴻(留蘇)等十余人。會上,鄧演達先生繪我們宣講國內外形勢。正當我們聽得入神的時候,門外突然闖進一伙暴徒,領頭的還假惺惺地對鄧說:“噢,我不知道是鄧先生,早知道是你,我不會來,對不起!”接著一聲嚎叫:“舉起手來!”我們全體同志都被腳鐐手銬捕送到英國巡捕房,關在一間只有一丈見方的臨時囚室里。下午三點多鐘被捕,直到第二天早晨才給我們吃點水泡飯。由于干渴和饑餓,大家都十分憤慨,鄧先生便鼓勵我們“打起精神來!”他安慰我們說:“不要怕,不要急,一切有我負責,我們要作好精神準備,看他們有什么把戲”。并囑咐羅任一把我們被捕的消息,設法公開出去,以免遭敵人暗害。經過和看守聯系,當晚就把消息送到了有關方面。

  第二天,租界當局把我們解至“會審公堂”,由上海高等法院會同租界代表審訊我們。法庭首先問鄧先生,“你是不是第三黨領袖?”答:“我是”。又問,“你為什么反對政府,你是不是共產黨?”鄧侃侃而談,“我不是共產黨,但我要革命。蔣介石背叛三民主義,投降帝國主義,我們要恢復孫中山聯俄、聯共、扶助農工的三民主義,實行耕者有其田,建立農工平民政權……”鄧先生慷慨激昂的回答,使得審判者驚惶失措,不等鄧把話講完,就宣布把我們引渡給上海警備司令部。

  8月21日,鄧先生被單獨押解到南京。臨行前,他托人轉告我們,要努力學習,一天不死就要戰斗。9月15日,我們也都被押到南京,男的關在軍法司,我和壬賓蓀寄押在江蘇第一模范監獄。通過獄卒的傳遞,鄧演達先生在獄中給我四次來信,他親切關懷我們的生活、健康,詢問我們的飲食情況,勉勵我們多讀書,借此機會好好鍛煉,甚至把外面接濟他的錢,也轉來給我們。他在殉難前給宋慶齡先生及其他方面寫過信,請他們設法把我們營救出去。鄧先生在那樣艱難危急的時刻,還一心記掛著同志們的安危,每想到這里不由我一陣心酸。

  10月3日鄧先生從軍法司被押走,去向不明。后來,我們收到他用紅鉛筆寫的信,告訴我們他已被秘密轉移到紫金山的一間荒屋里,以后不可能再通信了。11月29日,鄧演達先生終于慘遭殺害。12月17日,上海各報登載了殺害鄧先生的消息,并公布了蔣介石捏造的審訊經過。

  蔣介石被迫下野后,我們才由宋慶齡出面聯合馮玉祥等作保,于1932年1月獲得釋放。出獄后,我們在上海功德林素菜館以吃飯為名,為鄧演達先生開了一個秘密的追悼會,大家懷著悲痛肅立默哀,以寄托無盡的哀思。我們向鄧演達先生英靈宣誓:一定要報仇,一定要推翻蔣介石法西斯統洽!楊允鴻、鄧維亞和我還為這次被捕賦詩述懷:楊允鴻:傾向滬寧道上行,千巖萬壑正相迎;江南多少佳山水,不似金陵浪得名。鄧維亞:負劍馳驅滬上游,圍蘆高聳入云矗;可堪燦爛黃金地,旅客何辜作楚囚。周競西:連年飄泊旅魂驚,翹首南天淚暗傾;只恨關山過未半,焉知鼎鑊已隨身。七旬老母倚閭望,兩歲嬰孩待哺聲;撫我長軀身七尺,幾時拔劍斬魔氛。

  鄧演達烈士犧牲已五十周年了,祖國的大好河山已經發生了翻天復地的變化,當年鄧先生為之奮斗的目標,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,今天已經實現了。國慶前夕,葉劍英委員長發表了實現祖國統一大業的講話,這是全國人民的心聲,也是我們先烈的遺愿,我們一定要努力為臺灣回歸祖國的統一大業貢獻一分力量。(周競西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


文章二維碼

農工黨中央網站版權與免責聲明:

① 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農工黨中央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稿件,版權均屬農工黨中央和農工黨中央網站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如有需要鏈接轉載或其它 方式調用者,請注明摘自“農工黨中央網站”或相關字樣。

② 凡本網未注明“來源:農工黨中央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等稿件均為轉載稿,本網轉載僅為提供更多信息和促進交流之目的,不代表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,不代表本站觀點,僅供參考,我們不作任何承諾保證,不承擔任何的責任。如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,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"稿件來源",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。如擅自篡改為"來源:農工黨中央",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
③ 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,請在30日內進行。※

国内久久婷婷五月综合欲色啪